九爷的错婚诱妻 连载中

九爷的错婚诱妻

分类:短篇言情 作者:程安安 主角:苏皖傅景行

《九爷的错婚诱妻》章节全目录 苏皖傅景行全文免费阅读

《九爷的错婚诱妻》小说介绍

短篇言情题材小说《九爷的错婚诱妻》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,该书以苏皖傅景行为主角,主要讲述的内容有:她一边说,一边瞟着傅景行的反应,那模样,哭的梨花带雨,可怜至极。“皖皖,你太过分了!”苏万名沉着脸:“马上向你姐姐道歉。……

《九爷的错婚诱妻》小说试读

第8章

傅景行忽然觉得自己的头顶绿油油的!

愤怒,更是到了极致!

苏皖倒在地上,不安的看着面前的傅景行,脸色苍白!

这个男人的脸上,带着一个银质的面具!

面具上没有眉眼,只在眼睛鼻子和嘴唇的地方开了孔,看起来格外的恐怖......

乍一看到,她吓的不轻!

只是不知道为何,虽然傅景行带着面具,但是感觉他比刚才更愤怒了!

苏皖吞了口唾沫,觉得自己的行为多少有些失礼。

她想,傅景行一定是残疾又面容丑陋,所以才自卑带着面具,连自己的妻子面前也不敢露出来。

苏皖有些心疼,安慰道:“傅先生,对不起,我......我刚才太失礼了,以后我不会了,我,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,我现在就去给你放水,给您洗澡。”

傅景行看着她,只见女孩慌乱的朝着浴室走去。

傅景行眉眼慢慢的眯了起来,若有所思。

如果现在让这个女人滚,得拿出她怀孕的证据!

不然,奶奶那里不好交代!

她老人家现在身体不好,不能冒险!

片刻后,苏皖就放好了水,走到傅景行面前:“傅先生,水放好了,我推你去浴室吧。”

到了浴室,苏皖咬咬牙,伸手就要给傅景行脱衣服!

“你干什么?”傅景行怒喝一声,这个不知道检点的女人。

苏皖吓的朝后面退了一步,道:“你,你不是让我帮你洗澡吗?”

傅景行冷着脸,算是默认了。

不过,他本是打算借机为难这个女人,可这个女人倒是脸皮厚,居然一点都不害臊!

怪不得那么容易怀了别人的孩子!

苏皖垂着眼睛,气息靠近,伸手慢慢解开他的衣服纽扣。

一粒粒纽扣解开,露出他健硕的身材和恰到好处的肌肉!

他的身上,充满了力量感,完全没有那种年老体弱的病人那种衰老感。

苏皖心里愈发疑惑,却也没多说什么。

两人气息逼近,空气里,全都是暧昧的气息围绕着......

女人身上甜香的气息围绕着傅景行的鼻尖,莫名让他有股烦躁的感觉!

尤其是她凑的那么近,眼睫下垂的模样,锁骨下的一片白若隐若现,晃眼的惑人......

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确实有几分姿色!

尤其是肌肤,嫩的仿佛没有一丝毛孔!

这个女人,一定是故意勾引自己的!

“那个......你,你自己能脱上衣吧?”苏皖给他解开纽扣,有些尴尬的后退一步。

傅景行回过神来,冷冷睨着她,脱了上衣,可他还坐在轮椅上,背后的雄鹰图案没有露出来,苏皖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

等他脱了上衣,苏皖犹豫了一下,伸手要去揭开他的面具。

“你干什么?”傅景行骤然伸手,捏住她的手腕,语气带着几分冷意。

“我,我帮你脱了面具,你不是要洗澡吗?你放心,我,我不嫌弃你......”苏皖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,对傅景行郑重说道。

傅景行眼睛微微一眯,满脸冷意的睨着她:“滚出去,不用你帮我洗。”

苏皖有些委屈,这个男人怎么回事?

明明是他自己要她伺候洗澡,显然又让他滚?

所以他不仅仅身体不行,心里也变态吗?

苏皖压下怒火,她现在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傅家,不然就拿不到钱!

她忍气吞声:“你自己可以吗?”

“滚出去!”傅景行冷声道。

这个女人,真是不要脸至极。

苏皖点点头,走了出去。

出了浴室的门,她才长舒一口气。

卧房里开了灯,她打量一圈,这房间真的很大,比普通人一整套住房都要大。

她转身去衣帽间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,放在衣帽间一个小角落里。

又打开另一扇门,准备找一套睡衣。

衣帽间打开,她惊讶的捂住嘴!

傅老夫人给她准备的这些......都是什么啊?!

全是款式大胆性感的情趣睡衣。

苏皖一阵头疼,翻了半天也没一件合适的。

最后没办法,只能拿上自己的白T恤和短裤当睡衣。

刚收拾好,浴室传来傅景行的声音:“苏皖,苏皖!”

声音听起来很急切,苏皖一下心慌,以为傅景行在浴室摔倒了。

心里暗道糟糕,忙冲进浴室,嘭一声推开门:“傅景行,你怎么了?你没事吧,我......啊——”

苏皖惊呼一声,忙捂着眼睛转过身:“你你你,你怎么没穿衣服?”

傅景行好好的坐在浴缸里,整个上半身都露了出来。

宽肩窄腰,身材极好,肌肉也非常的匀称。

这样直观的视觉,比刚才看的更加清楚,苏皖面红耳赤的捂着眼睛,心噗通噗通狂跳!

“你......你是故意的!”傅景行咬牙切齿。

这个女人果然有手段,太不要脸了。

“是你自己叫我进来的,我还以为你摔倒了。”苏皖吞吞吐吐。

“去帮我拿浴巾!”傅景行重重说道,听起来压抑着怒火。

“哦哦。”

苏皖忙点头,给他拿了一条浴巾,慢慢后退,不敢转身,将浴巾反手递给他。

浴缸旁边的地板上有水渍,混合着泡沫滑溜的很,苏皖走过去,半捂着眼睛,完全没注意,一下朝后跌倒,下一刻......

噗通一声,跌倒在浴缸里。

浴缸很大,满池子的水,她不会游泳,手舞足蹈的大叫: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一边说,一边在浴缸里乱扑腾,傅景行觉得自己都被她摸遍了,脸上的面具都差点被她扯下来!

他忍住怒火,拎起她的胳膊往浴池旁边一扔:“滚出去!立刻!”

苏皖离了水才算镇定一点,一头一脸的泡沫,摸了摸眼睛,才勉强站起来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,我现在就出去。”苏皖一边摸眼睛一边往道歉,眼睛火辣辣的疼。

“你没受伤吧?等一下要我扶你起来吗?”她不安的问。

自己这么冒失,傅景行不会要把她赶走吧?

她还是想挽回一下!

“苏皖,不要用这种伎俩勾引男人,出去!”傅景行忍住怒火说道。

苏皖点头,想来他是可以自己起来的。

她眼睛被沐浴露辣的流泪,心里好奇的回头想看看他面具取下来没,却见他任就带着那个面具。

她目光不由下移,被他腰上一团刺青吸引住......

他也有刺青?难道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