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娇娘甜又飒 连载中

神医娇娘甜又飒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新枝入酒 主角:乔知瑾萧承霁

值得熬夜看完的神医娇娘甜又飒小说阅读

《神医娇娘甜又飒》小说介绍

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《神医娇娘甜又飒》,此文从发布以来便得到了众多读者们的喜爱,可见作品质量优质,主角是乔知瑾萧承霁,也是作者新枝入酒所写的,故事梗概:闻空大师就住在那处山洞。戒慢当时在林子里面迷路了,在林子里走一天,好不容易走出来,却走回了原处,只……

《神医娇娘甜又飒》小说试读

“乔知瑾真是个白眼狼啊!老太太养她这么大,她倒好,一看见老太太咽气了就跑了,尸都不给收,要不是乔大昌发现,这么热的天,说不定要臭在屋里了!”

“那丫头平常不爱说话,还真看不出来,竟是个忘恩负义的?婶子可待她不薄啊!”

“难怪今天下葬没见她!知人知面不知心啊!”

“谁说不是呢?听说走的时候还把老太太家洗劫一空,连副棺材钱都没留下,小小年纪,也不知道怎么就长了一副黑心……”

正说着话的人忽然停住了,满脸的惊恐。

“说够了吗?”冰冷沙哑的声音响起。

他们口中谈论的那个乔知瑾,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了闲聊的人群旁边。

乔知瑾身上的衣服几乎全部被血染成了红色,脸上也挂着脏兮兮的血污。

血污完全干透了,黑红黑红的,糊在脸上,几乎认不出她原本的样子。

没有半点儿活人样。

宛若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。

一时间,安静的能听见呼吸声。

“奶奶葬在哪里?”乔知瑾又张口。

“……”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终于,有一个人先回神,抬起了胳膊,“东边,老坟那。”

“如果真对我家的事那么感兴趣,不妨跟过来看看,真相到底是什么。”

乔知瑾面无表情的吐出这句话之后,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几个人对视一眼,便也跟着乔知瑾往东边老坟的方向去了。

乔知瑾到的时候,乔奶奶的坟刚刚封好。

跪在最前面的乔大昌,正一边烧着纸钱,一边假惺惺地掉着眼泪。

看着忽然出现的人,乔大昌忽然瞳孔骤缩,手差点儿被火燎到。

她怎么回来了?

他记得清清楚楚,乔知瑾是被他扔下了百丈崖!

百丈崖深百丈,掉下去的人怎么能活?更何况扔下去之前,脑袋也被他开了瓢,那时候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。

乔大昌握拳,无论如何,他抢到手里的东西,不能被拿走!

他先发制人,“这里不欢迎你!给我滚!滚的越远越好!”

乔知瑾只是睨了乔大昌一眼,径直越过他走到坟包处,跪下去用力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“奶奶,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……”

她抓起坟边的土,一把一把地往坟上添着土,眼泪大滴大滴地砸落。

亲戚们指指点点。

“她不是卷了老太太的钱跑了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“遭报应了呗!看她一身血,说不定怀财外漏被外面的泼皮黑吃黑了呢!”

“养不熟的白眼狼,养她还不如养条狗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乔大昌仿若有了底气,“听见没有!去世的时候你不在,现在再过来猫哭耗子假慈悲,晚了!别用你那脏手去碰我娘的坟!滚!”

他说着,就要上手去推搡乔知瑾。

第三把土添完,乔知瑾忽然站了起来,让乔大昌扑了个空。

乔大昌再要去拉扯,却被乔知瑾反手一巴掌甩在了脸上。

“这一巴掌,是我替奶奶打的!打你嗜赌成性,死不悔改!”

乔大昌显然没有想到乔知瑾这么大胆敢对他动手,刚开始甚至没有反应过来。

直到乔知瑾骂完,他才反应过来,要动手反抗。

乔大昌抡圆了胳膊朝着乔知瑾挥了过去。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两只胳膊开始发麻,怎么也抬不起来了。

酸麻胀痛的感觉像是蚂蚁咬一样,开始慢慢的往身上其他各处蔓延。

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知瑾又甩下了第二巴掌。

“这一巴掌,打你不孝亲母。奶奶被你赶出来独住不算,赌债还不上就去明抢!生生把奶奶气的重病!”

乔知瑾用的力道不小,乔大昌的半边脸完全被打肿了。

这几巴掌不光把乔大昌打懵了,也让在场所有人都懵了。

还是乔大昌的老婆钱青凤最先反应过来。

“快去拉住她!她疯了!”

有人想上前,生生被乔知瑾猩红仿佛要吃人的眼睛吓的止住了脚步。

“我替奶奶教训儿子!我看谁敢过来!”

“啪!”

又是一巴掌落下,换了只手,换个半边脸,剩下的半边脸也留下了清晰的几个巴掌印。

“这一巴掌,我替自己打,打你见财起意,草菅人命!”

“你是不是以为把我扔下百丈崖,我必死无疑?所以把所有的脏水泼给我?”

乔知瑾的脸猛地凑近,咧了咧嘴,露出一口白牙,跟满脸血污形成了剧烈的视觉冲击,如地狱走出的厉鬼一般,万分恐怖。

“抱歉,让你失望了!我从鬼门关爬回来了!”

乔大昌身上的麻木感已经蔓延到了胸腔,甚至连舌头也开始发麻。

他有些害怕了,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乔知瑾淡声回答:“不做什么,我只是想要回我的玉锁。”

“什么玉锁?我……我不知道?”乔大昌结结巴巴。

乔知瑾忽然觉得有些好笑,“这个时候了,还装呢!命重要还是钱重要?你现在是不是感觉,全身发麻,一点劲儿都使不上?这才是开始,很快的,你的身体会变得跟那把玉锁一样,慢慢慢慢僵硬,包括你的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……”

“杀……杀人是要偿命的!你……你杀了我你也跑不了!”

乔知瑾抬手盖在脸上缓缓地滑下。

干了的血迹已经被眼泪冲湿,手指碰过的地方留下清晰的四个手指印,混着血和泥土。

“我已经是死了的人了,还怕再死一次吗?”

乔知瑾阴森森地说道:“我就是从地狱爬出的厉鬼,能拽你一起下地狱替自己报仇,也不亏!”

乔大昌的心脏猛地一跳。

眼前的乔知瑾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有那么一恍然,他甚至觉得乔知瑾是不是真的来拽他下地狱了。

“你到底抢了她什么东西?还给她呀!她已经疯了!”钱青凤大声喊叫。

到手的东西再吐出来,乔大昌还是心疼。

可再心疼,他还是不得不吐出来了。

“在家里!你跟我去拿!”

“让她去拿!”乔知瑾懒懒地指了指钱青凤,提醒道,“她的时间只有一炷香。”

“什么玉锁?在哪里?”钱青凤问,抢了玉锁的事情,乔大昌也瞒着她,这个玉锁,是乔大昌打算当了还赌债的。

“在我的枕头里面……”

钱青凤就算再气,也没有想当寡妇。

替他跑了这趟腿,气喘吁吁把乔知瑾那块玉锁送了回来。

拿到玉锁,乔知瑾转身要走,却被钱青凤拉住。

“别走!你答应救他的!”

乔知瑾回眸,冷冷看了乔大昌一眼,才道:“再过半盏茶,便会自动恢复。”

她说完,甩开钱青凤大步离开。

手中紧紧握着玉锁,玉锁中藏着她身世的秘密,绝对不能丢!

若不然,她也不想在奶奶的坟前闹这一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