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世狂龙 连载中

一世狂龙

分类:都市生活 作者:官居九品 主角:苏业萧雨琪

苏业萧雨琪全章节阅读-一世狂龙全文分享阅读

《一世狂龙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一世狂龙的男女主是苏业萧雨琪,是作者官居九品写的一本爆款小说。小说精彩节选洛雪将银针拿出来,这些她平日里都是随身携带的。苏业接过银针,随手一挥,几枚银针便……

《一世狂龙》小说试读

第7章

“先生。”

刚刚回到帝景山庄,向天鸿一脸焦急地找了过来。

“怎么了老向?”

苏业疑惑地看着向天鸿,自从回到东海,他还没见过向天鸿露出过这种神情。

“是老夫的一个朋友,情况有些不妙,不知先生能否出手相救,先生放心,诊金不会少的。”

向天鸿有些心虚地看着苏业。

苏业最烦的就是别人替他做决定,这一点,在云都监狱待过的向天鸿很清楚。

但这一次确实事关紧急,若非如此,向天鸿绝对不敢叨扰苏业。

“原来就这点事,我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。”

苏业听后笑了,道:“备车吧,我和你去一趟。”

苏业跟着向天鸿上了车,车子很快来到市区,停在一处繁华庄园外。

不过让苏业感到意外的是,此刻庄园外面停了很多车,甚至还有一些特殊车辆。

“关老是中州方面退下来的,情况紧急,市里的管理和关老的一些门生也都过来了。”

察觉到苏业的神色,向天鸿小心翼翼说道。

“进去吧。”

见苏业没有说什么,向天鸿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有向天鸿在,一路上没遇到什么阻拦。

等苏业和向天鸿来到主别墅时,门外已经站满了人,一个个神情肃穆。

向天鸿向大家说明了情况,大家纷纷让开了路。

不过看众人的神情,似乎并没有把这当回事。

苏业巴不得大家这么想,跟着向天鸿进了别墅。

别墅里,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在为一位老者行针,老者头发花白,已然上了年纪。

“针法不错。”

苏业看了一眼女子行云流水般的行针过程,下意识赞道。

不算他本人的话,他上一次见到这般针法还是十年前他刚去云都监狱的时候。

当然,比起老狱医,这女子显然还是欠些火候的。

“这针法主通筋活络,对于老先生这样的旧疾,继续施针也只是治标不治本。”

看了看面色苍白的老者,苏业出声提醒道。

女子闻言抬了抬眼皮,并没有把苏业的提醒当一回事。

一个面相威严的中年人走出来道:“洛雪小姐是我们中医协会的副会长,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质疑?”

“这个病,我能治。”苏业淡淡说道。

“你能治?”

中年人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讥讽道:“关老的病,包括我鲁某在内的上百位协会医师都束手无策,就凭你,简直是信口雌黄。”

苏业淡淡一笑:“治不了,那是你们无能。”

洛雪闻言将关老交给一旁的医师照顾,走到苏业跟前,气呼呼道:“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们中医协会?”

“当然是凭事实了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洛雪雪白的俏脸被气得发红,指着苏业一时说不上话来。

“洛雪小姐。”

就在这时,照顾关老的医师突然急呼一声。

众人回头看去,只见关老此刻呼吸急促,整个脸色青得发紫。

“待会儿再找你算账。”

洛雪见状急得跺了跺脚,就要回去继续为关老施针,一回头发现苏业竟然跟了过来。

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洛雪怒道。

回应她的是苏业的一只大手,推着雪白前额将她推到一旁。

“不想砸了你洛家的招牌,就退到一边去。”

被苏业推开后,洛雪愤怒地捂着前额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惊到了她,只见苏业来到关老面前,直接起手施针,仅仅片刻间,银针便悉数落入关老头部以及背部的几处命关大穴。

最让洛雪震惊的是,苏业的行针手法她完全看不懂,更没见过。

别墅门口传来一阵喧哗,一个穿着长衫的老者快步走进来。

“爷爷。”

洛雪看到老者,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,激动地跑了过去。

她并不相信苏业真的能治好关老,还是要靠爷爷出手,她此前一直施针稳定关老病情,也是在等爷爷过来。

“不要出声。”

洛中原看到洛雪冒冒失失跑过来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“爷爷,你快来。”

洛雪不太明白爷爷的意思,上前拉住了洛中原。

然而此时洛中原却早已怔住,如同木桩一样站在原地,双目直直地看着苏业所在的方向。

“这是......大灵枢针!”

好长一段时间,洛中原才缓缓回过神来。

想不到他有生之年,竟然还能亲眼看到这门已经失传的中医神针。

“大灵枢针?”

洛雪闻言眼神一亮,下意识瞄向还在施针的苏业。

经爷爷这么一提醒,她也发现苏业行针和自己虽有很大不同,但却自成一套章法。观看针法之余,洛雪又看向苏业的眉宇,不经意间展露的英气让人印象深刻。

“拿个盆来。”

施针的苏业突然说了一句,正全神关注苏业眉宇的洛雪下意识向前走去,回过神来俏脸通红,但也顾不上多想,端着盆快步走过去。

“凑近些。”

苏业示意洛雪将盆举在关老面前,而后手掌突然发力,一掌拍在关老胸脯,关老脸色涨红,一大口黑血喷了出来。

关老咳出黑血后,整个人精神了许多。

洛中原立刻上前为关老诊脉,片刻后道:“恭喜关老,您不必再受旧疾困扰了。”

转而看向苏业,恭敬道:“先生技艺惊人,洛某佩服。”

关老的旧疾,洛中原前前后后治了数次,始终无法根治,而苏业一次便彻底根治。

“雪儿,快拜见前辈。”洛中原对洛雪示意道。

“前辈?”

洛雪惊呼一声,看了看苏业那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年纪,但一想到这是会施大灵枢针的高手,便正色道:“洛雪见过前辈。”

“多谢小兄弟了,老夫招待不周,还请见谅。”

关老起身对苏业说道,刚刚别墅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知晓,只是当时无法出声,因此对苏业充满了歉意。

苏业微微点头示意。

而后又开了一副药方,交给关老:“按照这个方子喝一周,你就可以彻底复原了。”

留下药方苏业也不打算久待,招呼一声便欲离开。

“先生且慢。”

洛中原追了上来:“不知先生可有时间,请到中医协会一聚。”

“得空吧。”

苏业对中医协会没什么兴趣,和向天鸿一起离开了。

碰了壁的洛中原一头雾水,听苏业的话音,明显兴致不高。

“雪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洛中原看向洛雪问道。

洛雪收回望向苏业背影的目光,将之前自己和鲁医师冲撞苏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洛中原。

“胡闹,简直是胡闹!”

洛中原闻言脸色铁青,看向躲在人群后方的罪魁祸首鲁医师,严肃道:“你明天不用来了。”

“还有你,还不快去向先生道歉。”

洛中原瞪了一眼洛雪,又率先向着苏业追去,洛雪知道惹了祸,赶忙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