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艳学员是金秋 连载中

娇艳学员是金秋

分类:短篇言情 作者:佚名 主角:颜金秋傅衍之

主角是颜金秋傅衍之的小说叫什么《娇艳学员是金秋》免费全文阅读

《娇艳学员是金秋》小说介绍

《娇艳学员是金秋》这部佚名写的书挺好的,里面的内容也挺丰富的。主角为颜金秋傅衍之主要讲的是:尽管知道傅衍之不会维护自己,可亲耳听到这些话,她的心仍旧疼得像是快要裂开。窗外下起了雨,颜金秋独自一人跪在门外,任由风雨……

《娇艳学员是金秋》小说试读

深夜,临温的傅家别墅里,颜金秋才刚刚洗完澡。

她换上新买的睡衣,照了照镜子,总觉得还有些不够,又拿出平日里她从不用的香水往身喷了点。

傅衍之已经睡了,她蹑手蹑脚的爬上床,伸手从背后轻轻搂住了他的腰。

只是下一秒,她被用力的推开。

房间一片黑暗,傅衍之伤人的目光,却像是烙铁一般狠狠将她灼穿。

“你干什么?” 

颜金秋一怔,声音有些发抖:“衍之,我……我想和你有个孩子……”

傅衍之的声音冷得像是寒冰,清冷而又绝情:“结婚那天我就和你说过,不属于你的东西,永远也不要妄想。”

寒意瞬间侵蚀她的四肢百骸,让她浑身麻木。

三年了,他一次都没有碰过她。

即便她已经如此低声下气,抛弃尊严的来求他,他也不屑一顾。

最后,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,躺到床上的瞬间,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,倾泻而下。

她的丈夫,从来都没有爱过她,娶她不过是为了和当初远走异国的白月光初恋女友赌气。

即便知道事实,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。

因为她爱傅衍之,她相信有一天,他一定会被自己感动的。

可是,傅衍之的心,她好像真的捂不热。

一夜无眠,翌日清晨颜金秋起了个大早,她走到厨房,开始准备起早餐。

家里虽然有佣人,但是傅衍之的饮食,她不想假手于人。

只是当她做好早餐上桌时,才知道傅衍之早就出门了。

颜金秋心中好像缺了一块,她咬了咬唇,若无其事的摆好早餐,又开始炖起鸡汤来。

下午的时候,她打算亲自送到傅氏集团去。

正当她开火时,佣人拿着一张图片急匆匆的走了过来。

“太太,夫人说看中了一套**款的珠宝,让你赶紧去买呢!”

颜金秋扫了一眼照片,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

她急匆匆的出了门,唯恐耽误了时间没买到项链惹得她这个婆婆不开心。

高奢珠宝店内,颜金秋找了半天才发现贺丽看中的那款珠宝。

她眼神欣喜的盯着柜台那条项链,朝柜员挥了挥手:“你好,麻烦把项链拿出来给我看一下。”

柜员打量了她一眼,目光却十分鄙夷。

“这位小姐,我们这条项链是知名设计师简安的作品,售价不菲,您确定要看吗?”

颜金秋尴尬的拧了拧眉,嫁给傅衍之三年,她俨然成了最普通的家庭主妇模样。出门时连衣服也没有换,围裙还系在腰上,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而一旁的其他客户,都是穿金戴银,衣着华贵的富太太,难怪柜员会看不上她。

她捋了捋头发,声音也弱了几分:“是的,我确定要看。”

那人脸色越发的难看,不情不愿的从柜子里拿出项链,重重的摆在她的面前。

“只准看,不准摸!”

随后转过身和一旁的同事吐槽:“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,买不起还要装大款,看她那副穷酸样,隔着柜台我都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油烟味,熏死人了!”

颜金秋被她说得脸色发烫,正准备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将项链买下,却发现口袋里空空如也。

糟糕!出门太着急,她竟然忘记带钱包了。

她掏出手机打给傅衍之:“衍之,你能不能给我送点钱过来?”

电话那端的人声音冷漠而又无情:“我在开会,没事不要打电话过来。”

电话瞬间被挂断,只剩她窘迫的站在柜台前。

柜员忍不住冷笑出声:“装什么装呀,没钱就不要到我们这种地方来丢脸,你也不照照镜子,这项链和你配不配?”

温苏宁气急了,偏偏又无计可施,她嘴向来笨,即便是在家和傅衍之说话,也总是词不达意。

她转过身推开门走了,身后的柜员厌恶的从柜台下拿出香水朝她站着的地方猛的喷了几下。

“臭死了臭死了!”

颜金秋脸烧得通红,只匆匆加快了脚步。

走到商场路边,许岁安才重重的叹了口气,这条项链是她婆婆贺丽指定要的款式,今天没买到回去又要听一番唠叨。

正当她踌躇不前时,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忽然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
车门拉开,一众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整齐站在车前,为首的那位更是气质非凡。

见到颜金秋,他十分恭敬的朝她鞠了一躬。

“大小姐,总裁说您已经在外面玩了三年,该回家了。”

是大哥的人!

颜金秋紧张的往后退了几步,不满的瞪着黑衣男子:“你告诉大哥,我不回去,衍之还没爱上我,我才不要回去!”

说完,她不管身后人的呼喊,飞快的跑了出去。

三年前,她隐瞒自己富家千金的身份嫁到傅家,和家中六个哥哥约定,三年之期一到,若是傅衍之还没爱上她,她便要乖乖回到温家。

没想到如今三年之期还有三个月,大哥这么快就来抓人了。

回到傅宅,颜金秋才刚刚推开大门,迎面便飞来一个玻璃杯,把她砸得眼冒金星。

“你还知道回来!”

颜金秋捂着红肿的额头,不解的看着贺丽:“妈,怎么了?”

贺丽的脸难看到极致,她愤怒的瞪她一眼:“你还有脸问怎么了,你是不是故意不关燃气,想毒死我啊?要不是家里佣人发现得及时,我早就被你给害死了!”

她一愣,这才想起出门前她还炖了一锅鸡汤,准备下午送到公司给傅衍之喝的。

一定是沸腾的鸡汤熄灭了火,才导致燃气泄露的。

“对不起啊妈,我忘记我还炖了汤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贺丽气得脸色发青,她愤怒的伸手指着门口:“去,给我跪在外面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起来!”

当着佣人的面罚跪,对于她而言无疑是莫大的羞辱。

颜金秋委屈的掉下泪来:“妈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是您让张妈叫我去买珠宝,我一时着急,才会忘记关火的。”

她的话让贺丽越发恼火:“你的意思是怪我了?”

正当局势僵持时,大门攸地被打开,傅衍之迈着长腿冷冷走了进来。

他看着站在大厅身上被水浇湿的颜金秋,额头上还有些微微泛红,忍不住微微拧了拧眉。

“怎么了?”

颜金秋掀着一双雾蒙蒙的眸子看向他,委屈至极竟然不知要如何开口。

见到傅衍之出现,贺丽立刻呼天抢地的抱怨起来:“还不是你娶的这个穷媳妇,她想害死我啊!我让她罚跪,她还和我顶嘴!”

傅衍之好看的脸拧成一团,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意。

他侧目看向颜金秋,声音冷漠,带着又不容人拒绝的威严:“既然是你有错在先,妈让你跪,你就跪。”

尽管知道傅衍之不会维护自己,可亲耳听到这些话,她的心仍旧疼得像是快要裂开。

窗外下起了雨,颜金秋独自一人跪在门外,任由风雨把自己打湿。

她仍旧能够听到贺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“我真是看到她那副穷酸样就来气,你说说我们傅家家大业大,你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回来。”

“就她那窝囊样,怎么和思雅比,连她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。”

“依妈看,你还是赶紧和她把婚给离了,妈再给你张罗认识其他的千金小姐……”

至始至终,傅衍之都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。

寒风凛冽,刮在脸上像是刀子一般,可这痛不及她心里的千万分之一。

嫁给他三年,她安心做一个好妻子,好儿媳,却总是处处不如他们的意。

外人看来,她是麻雀变凤凰的豪门富太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在傅家,她过得连一个佣人都不如。

事到如今,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坚持还有没有意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