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若情散了无痕 连载中

不若情散了无痕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佚名 主角:时妩江疏墨

新书推荐《不若情散了无痕》完整版小说-时妩江疏墨最新章节阅读

《不若情散了无痕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不若情散了无痕的男女主是时妩江疏墨,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爆款小说。小说精彩节选这时苏父开口了:“没事的,你在家里是什么样子,在这里就可以是什么样子,你要喜欢,坐我这里都行。你以后嫁过来,总不能让你学……

《不若情散了无痕》小说试读

江疏墨一脸愤然:“也不知道是谁在蒙我,搞得我以为自己年纪轻轻那方面就虚了,明明没什么不正常的。”

这话说得,不明摆着含沙射影么?时妩不聋,但她没接话,装傻。

贺言笑得极暧.昧:“那医生也不会下这样的医嘱啊,顶多只是让你多注意休息,哪能还禁.欲?”

时妩听不下去了,都露馅了,还听个P。她抱着孩子上楼,借口哄睡午觉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看着她逃之夭夭的模样,江疏墨有些意味深长:“她故意蒙我呢,是因为那方面不协调她才不想的么?才这岁数就逼我吃素?我没觉得不协调。”

贺言拍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:“如果不是不协调,那就是太‘协调’了,她顶不住,缓缓吧。人家身娇体弱的,你得温柔点。你但凡把经商的头脑用一点在女人身上,她一准对你服服帖帖的。”

身娇体弱?这词儿江疏墨觉得用在时妩身上不合适,她只是看着身娇体弱而已,她骨子里那股子倔劲,能把人气死,能不求人就不求人,算是当代比较独立的那种女人了吧?让他空有能耐没处使。

别人家的女人都在娇滴滴的靠着男人的时候,她口口声声都是能自己养活自己,从前在医院没日没夜的工作,也没看她回家表现出一丁点疲倦,所以就床上这点事儿,对她来说还能不协调到哪里去?

看不惯贺言那一副什么都懂的过来人的架势,他立刻调转矛头:“你什么时候脱单?等苏离一结婚,我们三个就剩下你了,等我女儿帮你打酱油?”

贺言轻咳两声:“算命的说我明年才能遇到好桃花,现在遇到的,都是烂桃花,不光没结果,还能惹一身骚。得了,我不跟你说了,我得走了。”

他这明显的是想逃离‘战场’,也不知道怎么的战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,他不结婚碍着谁了?那种成双入对的日子他过腻了,就想一个人单着不行么?

送走贺言,江疏墨上楼去了婴儿房。

小家伙还瞪着大眼睛精神抖擞的,一点儿都没有要睡午觉的迹象,时妩哄得已经麻木了。看到他进来,她立刻又全神贯注的哄觉:“赶紧睡,不睡大灰狼要来了。”

“谁是大灰狼?”江疏墨皮笑肉不笑的凑上前。

时妩声音细若蚊吟:“又没说你是……别进来晃悠,看到你她更加不想睡了。”

他把孩子从她怀里接过来:“不想睡就不睡,让刘姨带着她玩去,玩累了她自己就睡了,犯不着这么使劲哄。”

她怎么觉得他是想把孩子支走,质问她糊弄他的事儿呢?她没那么傻:“不用!不睡觉我带她玩就好,偶尔也让刘姨歇口气。你也歇着吧,好不容易消停会儿,身体别累垮了。”

现在一听到她说有关‘身体’的话题,他就恼得牙根儿痒痒:“老子身体好得很!”

时妩抿着唇不吭声,是医生说他身体虚,又不是她说的,她糊弄了,但没完全糊弄。

一开始江疏墨是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儿说那些话题的,多少觉得有些不合适,转念想想小家伙现在还听不懂,他委婉的问:“是不是觉得不协调才骗我的?跟我……有那么难受?”

时妩脸颊泛红,低低的垂着头,拒绝跟他谈论这个话题,大白天的,他不要脸她还要。

看她不吭声,他开始讲道理:“你是打算跟我过一辈子的吧?以后日子长着呢,这里不协调那里不协调的,还不摆在明面上聊清楚怎么行?”

她还是不吭声,只是又羞又恼的瞪了他一眼,她做不到一本正经的跟他谈论这个话题,不知道他脸不红气不喘的是不是因为脸皮厚。

她有时候也不理解,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跟李瑶谈论的话题,到了江疏墨这儿,她就不好意思说了。大概是,她和李瑶之间是没有间隙的吧,比较亲密无间,说来好笑,她和江疏墨都结婚生子了,还没亲密到无话不谈的地步,搁这儿给她保持神秘感呢?

她的沉默战术磨光了江疏墨的耐心,他叫了声刘姨,时妩立刻妥协了:“聊聊聊!干嘛把孩子抱走?”要是孩子抱走了,她就没挡箭牌了……

江疏墨本来也就是装模作样的喊一声,声音不大,刘姨在楼下根本听不见。

他审视着跟前的女人,真想打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。

时妩磨磨唧唧的坦白:“其实以前我跟你商量过的,不要太频繁就好,没别的了……”

他思索片刻:“只是太频繁?体验感呢?”

他的语气就像是在问客户自家的东西用着怎么样,一副聊生意的官腔,时妩多少有点凌乱:“什么体验感?不就那样吗……?”

她随口的话,给他的感觉是,她觉得他也就那样而已!这是多勉强?

向来所有方面都优于人的他,居然有了种挫败感,好半晌都没再说话。

时妩不知道他此时心里犹如万马奔腾,只想快点跳过这个话题:“你是不是累了?睡个午觉去吧,我带淼淼下楼去走走。”

江疏墨默默的把孩子递给她,一脸死寂的回了卧室,他不光累了,还是心累……

时妩没察觉到他的异样,带着小家伙到庭院里玩,看到合适的地方,有了想给孩子做个秋千的想法。

她跟云姨提了一嘴,云姨是个办事效率很强的人,立马就让人去办了。

没过多久,秋千就做好了,时妩让小家伙坐在自己怀里,一手扶着孩子,一手把着秋千绳,轻轻一荡,小家伙就‘咯咯’的笑。

江疏墨在楼上盯着她们看了一会儿,换了衣服拿上车钥匙下楼。

看他要出门,时妩问道:“你去哪儿?不是说好今天在家里休息?”

他没应,只是挥了挥手,很快便驱车绝尘而去。

时妩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,想着是不是哪里招惹到他了,难不成是因为她撒谎蒙他,所以生气了?可刚才在楼上不还好好的聊天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