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默林嘉远 已完结

闻默林嘉远

分类:短篇言情 作者:闻默林嘉远 主角:闻默林嘉远

抖音爆款《闻默林嘉远》闻默林嘉远无广告阅读

《闻默林嘉远》小说介绍

这本闻默林嘉远写的好微妙微俏。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!把主人公闻默林嘉远刻画的淋漓尽致,可谓一本好书!看了意犹未尽!内容精选:去年闻默生日,订了“明月坊”的蛋糕,被周景阳过派对偷偷拿去吃了,要不是钟美兰拦着,林嘉远差点没把她腿打折。……

《闻默林嘉远》小说试读

闻默……

“周总,我要说这是个巧合你信吗?”

她分明是为了气林嘉远故意跟他唱反调的,谁知道挑了一圈穿了个情侣装……

林嘉远瞥了她一眼,反问,“这种巧合说给你听,你信吗?”

闻默……

好像怎么解释都有点掩饰的意味,闻默起身说,“那我再去换一套。”

林嘉远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在身旁响起响起,“既然是巧合,你心虚什么?”

闻默嘴角抽了抽,“我哪里心虚了?我只是不想你误会!”

“我误会什么?”

“误会我……”还喜欢你,所以故意跟你穿情侣装。

“算了,没什么。”

她扭过头,不去看他,钻石流苏耳坠轻轻晃动,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投下或明或暗的光影。

她的耳朵很红,是因为刚刚和他吵架的缘故。

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每次生气跟人吵架的时候,耳朵都会红好久。

林嘉远盯着那只耳朵看了一会儿,突然听见闻默再次开口。

她说,“林嘉远,这是我最后一次让着周景阳。她以前做的那些事,我念她年纪小,不计较,但是以后,她再对我出言不逊,我绝不会手下留情。你可以护着她,大不了我鱼死网破,反正我烂命一条,怎么都要争口气。”

林嘉远皱起眉,刚想问闻默,周景阳以前做了什么事,背后就传来周景阳的声音,“哥!我收拾好了!”

说着提着裙摆在林嘉远面前转了一圈,一脸兴奋道,“怎么样,好看吗?”

这件裙子很成熟,所以造型师就给她设计了一个偏成熟的妆发。

倒是将那份稚态收了不少,也算得上惊艳,但是闻默珠玉在前,对比起来,这份“惊艳”就要大打折扣。

不过是碍于她的身份,没人挑明罢了。

林嘉远扫了一眼,甚至都没做出评价,起身道,“走吧。”

周景阳不满,拎着裙摆追上去,“到底好不好看嘛?”

林嘉远没什么表情道,“你觉得好看就行。”

闻默顿时觉得,林嘉远给她评个“还行”都算不上敷衍了。

等上了车,周景阳才发现闻默居然穿了套西装。

这种晚会,参加的女人哪个不是精心打扮,穿上独一无二的礼服盛装出席,闻默会不知道?

还是因为没有抢到这套礼服,故意穿个西装赌气?

周景阳眼露嘲弄,阴阳怪气道,“哥,你就让她穿这个去啊,不怕丢你的人吗?”

林嘉远扫了她一眼,“只要你不给我丢人就好,管好你的嘴,少招惹她!”

周景阳撇撇嘴。

她哥要真是那么在乎闻默,怎么会把那条裙子给她?

就因为娶了闻默,他们才被二房压了一头,林嘉远又怎么会待见这个扫把星老婆?

这种不痛不痒的警告,她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压根没当回事。

车子没走多久,林嘉远手机就响了。

闻默瞥了一眼,瞳孔刺了一下。

来电显示又是那个“宝贝”。

她无意识的攥紧了手。

林嘉远摁了接听,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,他眉头皱了皱,随后挂了电话,抬眸跟司机道,“世纪大厦那里停车。”

周景阳扭头,“干嘛停车,哥,你干嘛?”

闻默也看向他,只是相比较周景阳的关切,她的眼底没有太多情绪。

林嘉远淡淡道,“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下,一会儿你们先走。”

闻默移开视线。

急事?

怕不是姚可欣的事吧。

姚可欣的事,在他眼里大概都是急事。

手腕突然被抓住,闻默刚想挣扎,林嘉远就将婚戒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。

闻默看见这个婚戒就来气,忍不住嘲讽,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还是别戴了吧,省得你找不着,再报警告我偷窃。”

这女人,这么记仇。

林嘉远忍不住好笑,用力将戒指推过她的指节,低声道,“放心,不告你,弄丢了,用别的抵。”

闻默警惕起来,“你该不会是想算计我什么吧?”

林嘉远看**一样扫了她一眼,“闻默,下次体检记得把脑子也检查一下。”

闻默……

周景阳听得云里雾里,忍不住道,“哥,你们俩在说什么?什么偷窃?”

林嘉远收回手,淡淡道,“没什么。你手里不是有邀请函吗?等到了你先带她进去,不用等我,我处理完事情就到。”

周景阳不情不愿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车子很快到了世纪大厦,林书已经开着车在那里等着了。

林嘉远下车前本来想跟闻默交代两句,结果后者撇过头,用耳机将耳朵塞住,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,把林嘉远气得不轻。

他沉着脸,什么话也没说,甩上车门走了。

林嘉远一上车,林书就察觉出他情绪不太对。

他直觉是跟闻默有关,但没敢多问,赶紧启动了车子。

开了没一会儿,林嘉远就忍不住开口,“女人是不是都爱斤斤计较?”

林书竖起耳朵,“得看是因为什么事儿吧。”

林嘉远言简意赅地将刚刚试礼服时候的事说了一下,皱着眉道,“不就是一条裙子,她衣柜里那么多,怎么就非得拎这一件?”

林书大无语,“周总,那衣柜里的裙子,跟这件裙子怎么能一样呢?那条裙子本来就是太太的,您不由分说把它给景阳小姐,您要太太怎么想?

您就没想过太太也喜欢那条裙子吗?今天您能不顾她的意愿把那条裙子送给景阳小姐,那明天景阳小姐住院要输血,您是不是也不管太太愿不愿意,就把她拉去医院给景阳小姐当血包?”

林嘉远心口一窒。

这跟闻默那番话几乎是如出一辙。

他心里几分不适,低声道,“我不会那么做的。”

“太太觉得会。”林书又说,“那条裙子,您上个月就给太太预定了,怎么突然要给景阳小姐?”

林书了解林嘉远。

去年闻默生日,订了“明月坊”的蛋糕,被周景阳过派对偷偷拿去吃了,要不是钟美兰拦着,林嘉远差点没把她腿打折。

他不会因为周景阳一句喜欢,就把要给闻默的东西给周景阳。

林嘉远却抿起唇,不愿回答。

林书也只好换了个话题,“周总,您之前让我查追尾事故那天太太的行踪,我查到了。”